卖身1.8亿的背背佳身后亚虎游戏平台,隐藏了一个“忽悠大师

资本市场对可孚医疗的态度,与其经营背后隐藏的风险有关。

2020年,得益于新冠疫情带来的防疫需求增长,公司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暴涨62.46%、242.76%,其中体温计、口罩/手套、消毒产品三类防疫产品带来的销售收入达10.5亿元,占总营收的接近一半。

2021年,在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的情况下,可孚医疗业绩增速明显放缓,公司上半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分别同比下降10.5%、20.97%。公司自身也坦言,随着防疫物资销售价格与销量回归常态化,营收及线上销售增速存在下滑风险。

此外,可孚医疗还面临过于依赖营销及线上渠道的问题。

招股书披露,2018-2020年可孚医疗的销售费用在总营收中占比为25.23%、25.63%、22.04%,销售费用率几乎均是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平均值13.72%、14.67%、10.19%的两倍。与此同时,公司的研发费用在总营收中占比为1.1%、1.1%、1.86%,远小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7.26%、6.83%、4.53%。

有数据显示,截至5月21日,可孚医疗及下属子公司在境内拥有发明专利仅2项,而包括鱼跃医疗、振德医疗等公司在内的7家同行可比公司发明专利数量均在42项-164项之间。

在医疗行业整体提质增效降价的背景下,创新能力对公司的制约无疑将是未来影响其发展的关键。

同期,可孚医疗的线上销售比例分别为64.95%、71.62%、77.82%,其中公司在天猫、京东两大电商平台的营收总和占当年总营收的比重为62.48%、67.62%、66.64%,对平台存在不小的依赖。

基于此,可孚医疗在与阿里健康大药房达成的协议中,还约定了在一定条件下阿里健康大药房可行使单方解约权对该店铺进行关闭,这又为公司平添了阿里强制解约的风险。

多重因素叠加下,可孚医疗亟需向市场讲述新的故事,于是公司上市不足半个月就展开了一系列资本运作,包括这起与背背佳相关联的交易,以及收购电动轮椅制造商吉芮医疗54.05%股权。

可孚医疗方面称,此次收购是为进一步丰富公司康复类产品的品类。“背背佳”品牌有20年以上的历史,主要用户群体是年轻人和青少年,产品在天猫商城矫姿品类连续多年排名第一,还是京东商城健康品类热销品牌、国内康复类矫姿细分领域销售规模最大的品牌,极具市场潜力。

根据背背佳相关店铺天猫后台和京东后台的汇总数据,其最近三年的销售额分别为1.76亿元、2.66亿元、2.15亿元,2021年1-10月的销售额约为1.41亿元。

橡果贸易艰难求生

但是现在的背背佳,真的如可孚医疗所述,潜力还有待挖掘吗?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孚医疗与背背佳的品牌背后有相通之处,两者都在营销方面下了很大功夫。

2000年的《中外管理》期刊中曾收录了《背背佳:年轻的第一品牌》一文,文中提到,1997年8月背背佳上市前,市场上英姿带、背姿带、正姿带,大概有接近10个品牌,而背背佳之所以能笑到最后,与其在产品宣传方面的巨大投入有着密切的关联。

这篇文章发表的时间在2000年第一期,彼时背背佳背后的一品科技公司对其已经投入了接近9000万元的广告费,其中25%集中在中央台,75%投在300多个城市,在人口20万以上的市场都有自己的网络。

然而在创下了4亿元销售额的巅峰后,背背佳很快走下坡路,随后被杜国楹卖给了电视购物巨头公司橡果国际。在橡果国际的手中,背背佳再一次借助出色的营销风靡全国。

2005年,背背佳签下了超女明星何洁作为代言人,彼时的媒体一度用“天价”来形容此次签约。有报道称,背背佳在与何洁签约的同时,还斥巨资打造了广告主题曲,并将在全国各大电视台黄金时段播出。

卖身1.8亿的背背佳身后亚虎游戏平台,隐藏了一个“忽悠大师

在背背佳和杜国楹创立的另一个耳熟能详的品牌——好记星的助力下,橡果国际一度在短短三年内以坐火箭的速度发展成为员工规模超1000人,年收入远超10亿元的明星电视直销企业,并成功实现赴美IPO。

据报道,2006年成都当地一份调查显示,30%的中小学生家长发现自己孩子脊柱弯曲后,向医生问的第一个问题几乎都是:“可不可以用背背佳来纠正?”

显然,在背背佳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已经有不少消费者陷入了其鼓吹的强大功能的误区。多个骨科专家表示,背背佳对脊柱侧弯是绝对无能为力,且若无医生指导盲目戴背背佳以期望纠正脊柱畸形,很可能延误病情。

“背背佳方面最好能提供一系列全面的医学临床数据,如果没有,最好能去医学单位进一步研究。” 广东省中医院骨科主任医师曾称。

Copyright © 2020 亚虎官网生物肥料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